专题报道

史占华:纵情世界第一穿

发布时间:2005-10-14 11:42:43 最后更新:2018-09-14 12:41:19 浏览次数:1722

片花:说他身价过亿,却没有香车洋房,一直住在以前单位分的50平米的公寓,开着10多年前生产的方脸儿捷达;

说他关心孩子,把儿子送去英国读书,却说不出儿子在哪个城市,更不用说上哪所大学、学什么专业;

说他只醉心于钻研技术,却也难免一时手痒舞文弄墨,公司里发行了他给员工编写的《老板心声》,工地上的碎纸片也许就记录了他某时的感慨万千……

他,就是廊坊华元机电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史占华

纪春:大家都说您是一个大忙人!特别是2005年7月15日零点,舟山海底管道穿越成功的那一刻起,您就一直没有闲下来。其实这一“穿”带给您的何止是一个“忙”字,而是从此在圈儿里,您的名字和“世界第一穿”就紧紧地连在一起了。请您先告诉我们舟山海底管道穿越为什么被称为是“世界第一穿”?

史占华:这个工程是国家重点工程,它整个的配套工程大概是十几个亿。舟山海底管道穿越被称为是“世界第一穿”,一个是因为穿越距离比较长,目前在世界上是最长的,2350米;另外,地质条件也是最复杂的,因为它要穿越山体,终点是滩涂,中间还有砾石,所以穿越起来风险特别大,所以被称为是“世界第一穿”!

纪春:难度非常大,但这个“世界第一穿”又不得不成功!因为我们知道,如果不成功,价值数十亿的输油管线、输油设施怎么办?后果不堪设想。为什么这个项目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?

史占华:因为这个项目是个系统工称。配套工程,包括码头、中转油库几乎都建完了,就剩这段海沟。这段海沟可以说是这个工程“卡脖子”的部分。如果穿越不过去,那么其他的一些设施怎么办,还会涉及到整个工程设计的重新修整。这就逼着你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。如果不成功,那国家的损失就太大了,而不是我个人的事儿。

纪春:输不起啊!接下这个项目的过程也是非常具有戏剧性的。听说在接触到这个“卡脖子”工程之后,国际国内的一些大公司都败下阵来,纷纷撤走。就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,您非常自信地对身边的人说,是时候了,他们该来找我了,而且您早就做好了准备。

史占华:这个行业比较特殊,圈儿比较小,大家都是知己知彼吧。我自己比较有自信,我们公司在这个领域还是很有实力的。这个工程是很复杂的,如果你在工程机械方面不具备方方面面的优势,是很难拿下这个项目的。这也是个国际招标项目,外国人的、中国人的工程设计方案,我也大致都了解,看过之后,我感觉他们是很难成功的。所以,我估计他们做不成之后,可能会找到我。

纪春:其实先前您并没有中标,但是您的设备都停在离这个项目不远的地方,做好了准备。您刚才已经告诉我们了,为什么舟山海底管道穿越被称为是“世界第一穿”,难度非常大,其实很多人也都知道。在真正地施工过程当中,大小难题时时刻刻都会遇到,什么时刻对您来说是最难的?面对这个难题,您是怎么解决的?

史占华:应该说整个过程都比较难,我接手的时候就知道这个项目很难。做到中间觉得更难,简直是寸步难行,那时候钻机发出的声音如同哀嚎一样,一根钻杆下去,几个钟头都不动,拉回来一看,合金的钻头都磨没了。难,太难了!工程进入冲刺阶段,如果发生钻杆断裂整个工程将毁于一旦,无法补救,以至于工程后期,我晚上睡觉不敢关灯,生怕睡实,每两个小时就要打一个电话到工地,随时询问进度、监督参数,工程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,我梦里还经常出现钻头无法推进,管子不能回拖的情景。每天面对的都是不同问题,你绞尽脑汁处理完一个,还不知道后面还会有什么麻烦。

纪春:据我所知,您在这个项目中,亲任总指挥,亲自挂帅。自己坐在铁皮搭成的简陋的控制室里,极目远眺,天灰水暗,细雨蒙蒙,遥望海岛上的山顶在云端忽隐忽现,担心着“前途未卜”的管道穿越,心情沉重,您还把感慨顺手写在一块废纸上,您是怎么写的?

史占华:在经历工程当中一些特别大的难点的时候,就会感觉到特别无助。也经常问自己,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?当时就写下这么几句:天地之间我最难,几经绝路又释然。明知天路云端险,还要登高揽众山。其实也是一种无奈,一种情感的抒发吧。你想,当工程遇到难处了,我又不能和施工的工人们去说,怕动摇了“军心”啊!

纪春:天地之间我最难,几经绝路又释然。明知天路云端险,还要登高揽众山。历经千辛万苦,工程终于获得成功,人们都为此欢呼雀跃,为您感到高兴。您自己为了这个工程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。您当时还带伤,在现场做总指挥?

史占华:是的。当时我的脚在施工过程中摔断了,是在工程接近尾声的时候。医生当时说赶快住院吧,你想,这么关键的时刻,我怎么放得下?其实,当时在我看来,生命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,工程的成功是最重要的。现在我的脚骨头没长好,走起路来,还有点瘸。

纪春:要想获得事业的成功,就要全情付出!但是既然付出了这么多,我们也应该有一些回报吧。业主方要给您追加一些工程款的时候,您却拒绝了。为什么?

史占华:这还是因为我自己有我自己做人的准则吧。

纪春:刚才我们领略到的是您在“世界第一穿”当中的风采。和您接触过的人都能感觉到,您的气质是沉稳低调平和的,但在事业中您却特别能够打硬仗,这又似乎说明您性格当中还应该有很强硬的一面?

史占华:实际是这样。我做什么事情都有一种刻苦劲儿。我接手的项目没有一个出过问题。

纪春:我们再来说说您年轻时候的经历,大学毕业之后,就到国家机关工作,当时您特别好学。

史占华:其实当时我的想法也是很朴素的,就觉得,这辈子要是没学到东西,挺遗憾的,不能混下去。

纪春:您还给自己制定了周密的学习计划,还听说,您那个时候,为了学习,经常翻墙头?

史占华:那个时候,我们研究院每天晚上11点关大门,我一般都是12点才回宿舍。有时候,跳不好,围墙的栅栏就把衣服背后给穿透了。那个年代,一件衣服是很贵的。每月工资才30多块钱,一件衣服就20多。我觉得,特别是人在年轻的时候,如果不刻苦学习,到老了会很后悔的。时光不能荒废!

纪春:在1985年的时候,您去了一趟美国,那次考察对您的触动非常大。

史占华:对,我去美国考察定货,国家给了800万美元,我就用了279万,应该说做得很不错。那个时候,美国公司也想挖我过去,但我感觉,“子不嫌母丑”,祖国虽然在科技经济方面相对落后,我也还是要回国,为我的祖国服务。

纪春:您自己创业是在1990年,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背景?

史占华:我比较喜欢搞业务,但当时的环境对我有一些约束,感觉自己有很多能力不能施展,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我决定还是走自己的路。在机械工程方面我都做了很多的尝试,也获得了很多的突破,也给这个市场带来了更多的生机。

纪春:不甘平庸,不服输!您是白手起家,赤手空拳,全靠自己打拼出来的。

史占华:我这个人比较喜欢搞技术,刚开始摊子很小的,连买办公家具的钱都没有。刚开始搞设计,做产品,后来做工程,也不断地调整自己的方向,根据市场的情况调整自己的产品。

纪春:您做过很多的项目和产品,从来都没有失败过?

史占华:对了。主要是因为平时自己的知识和经验积累。

纪春:您特别热爱这个行业,这也是您在这个行业能钻研下去的原因。

史占华: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动手做些什么,修锁、配钥匙,我都能干。

纪春:您是一个特别爱钻研的人!这一点不仅仅反映在您在事业的追求上,也反映在生活当中。1997年的时候,您得了一场大病,为了治病,您还自己给自己定方案?

史占华:我很不服输。当时得病是因为自己工作太劳累了,连续发烧几天,肾就出问题了,高烧、高血压、高血尿、高尿蛋白,预计一个星期左右就要尿毒症了。大夫认为治愈的可能性已经不大,也让我安排安排后事什么的。我感觉,自己还有很多事儿没做,还想继续活下去。我就让我的同事给我买了不少的书,自己翻书,自己救自己,自己定治疗方案。后来自己还奇迹般地痊愈了。

纪春:真是个奇迹啊!现在我们再和史总聊聊财富话题。都说史总是一个“爱才如命”的人,不过这个才是“人才”的“才”。怎么来理解?

史占华:我体会特别深!要做好一个项目,人才是最重要的。一个企业要发展,人才很关键。看到自己的身边有能干的人才,心里特别地欣慰。我也总感觉到人才稀缺。人才对企业,对社会,对国家太重要了。

纪春:再来说说您的生活,现在事业发展了,也有了一些钱了,但您还住在50平方米的房子里,生活水平还不如您公司里的部门经理。前段时间您给自己开的是2000元的工资,现在总算是涨了,达到5000元。

史占华:我从小在农村长大,吃苦也吃惯了,在生活上没有太多的奢求。反而是搞技术研究的时候,特别有满足感,也是一种陶醉,一种幸福!对社会有贡献,我也有一种成就感。其实把钱用在发展事业上,我认为更值得!

纪春:对于生活的态度您是非常朴素的。但为了发展事业,您是很舍得的。

史占华:是啊!企业面临着生存和发展,要收购兼并,没钱是不行的。我也总感觉到钱不够用。

纪春:您在企业发展上用的钱多,但在个人生活上却非常节俭。您就是这样对待财富的。感谢史总做客《财富人生》!


在线客服 华元机电
客服电话
  • 0316-6080020